nataliahikaru

"No matter what my heart will be Yours forever and I will fight till the day I see You again. 愛是生命的動力!!! 信心!謙卑!希望! Love is the driving force of life!!! Confidence! Humility! Hope! "Love complete my life of living! The Spirit of Love never fails, and miracles happen when you have the faith to believe in love! Be true to what God has put in your heart and don't look to the left or to the right. Stay focused on what God says! Be calm and stable, but passionate with enthusiasm!

領袖的恩賜

只有「得勝」沒有「妥協」

付上時間為代價

麥可喬丹曾說:「我賽球生涯曾有九千多次投籃未中,三百多場輸球,更有廿六次投出決定勝負的一球時卻沒有命中。」事後有位記者問喬丹,是否真又有那麼多失誤?喬丹說:「我哪記得?」有些人可能對這答案不以為然,然而,我們可看出喬丹的一個特點:他不會為他以往的失誤牽腸掛肚,對他而言,重要的是,他現在做什麼來領導球隊贏得勝利。

背水一戰、置於死地而後生,教會的需要真是多如雞毛,若不能聚焦,極容易分散我們有限的體力、能量,光以緊急的事代替了重要的事。保羅說:「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三章13-14節)

當我們依照異象定下清楚的目標時,就需要依賴主的大能大力,存耐心毅力,不達目標絕不終止。這並不意謂著固執己見、食古不化,乃是目標不變,方法卻可變。

牧者帶領時間久了不一定就有增長,但時間不久必定不會增長,真是美好註解。

文章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https://www.ct.org.tw/1182009#ixzz4cPXmlsE4

出埃及記 15:1~13
1. 那時,摩西和以色列人向耶和華唱歌說: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大大戰勝,將馬和騎馬的投在海中。
2.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也成了我的拯救。這是我的神,我要讚美他,是我父親的神,我要尊崇他。
3. 耶和華是戰士;他的名是耶和華。
4. 法老的車輛、軍兵,耶和華已拋在海中;他特選的軍長都沉於紅海。
5. 深水淹沒他們;他們如同石頭墜到深處。
6. 耶和華啊,你的右手施展能力,顯出榮耀;耶和華啊,你的右手摔碎仇敵。
7. 你大發威嚴,推翻那些起來攻擊你的;你發出烈怒如火,燒滅他們像燒碎一樣。
8. 你發鼻中的氣,水便聚起成堆,大水直立如壘,海中的深水凝結。
9. 仇敵說:我要追趕,我要追上;我要分擄物,我要在他們身上稱我的心願。我要拔出刀來,親手殺滅他們。
10. 你叫風一吹,海就把他們淹沒;他們如鉛沉在大水之中。
11. 耶和華啊,眾神之中,誰能像你?誰能像你至聖至榮,可頌可畏,施行奇事?
12. 你伸出右手,地便吞滅他們。
13. 你憑慈愛領了你所贖的百姓;你憑能力引他們到了你的聖所。

慶忠牧師的話:

「誰能像你至聖至榮,可頌可畏,施行奇事? 」這是摩西在經歷這一切之後的結論,之前也許曾有揣測、想像,此刻摩西對神卻有了更深的認識,有一種「現在終於明白了」的感覺。經歷過,認識就會完全不同,所謂「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算是壞的經歷,卻也增長了我們的經歷。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大大戰勝……耶和華是戰士」摩西經歷到神是可以為我們爭戰的神,也是得勝的神,並且使埃及「特選」的軍長都沉於紅海;當我們面對困難時,我們或許會因為恐懼而將困難放大,就像以色列人看到埃及追兵時覺得自己死定了,但無論是多大的困難,都無法勝過神,如同我們經歷的-癌症、疾病、財物的困難、婚姻的問題,神都可以解決。「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也成了我的拯救。這是我的神」在此之前,對摩西而言神可能是他祖先的神、父親的神,但此時不斷出現「我的」兩字,顯示在經歷後,神與摩西的關係更加緊密,摩西從頭腦的認識變成心裡的認識;有時候我們的信仰是傳承上一代,或只有頭腦上的認識,並不覺得和自己有什麼關係,我們要認識到神也是我們個人的神。

「仇敵說:我要追趕,我要追上;我要分擄物,我要在他們身上稱我的心願。我要拔出刀來,親手殺滅他們。你叫風一吹,海就把他們淹沒」仇敵說了很多很可怕的話,卻不如神的一句話;我們也會經歷仇敵的威脅,但仇敵說什麼,我們不用怕,因為神說了才算,我們要在聖經中尋找神的應許,然後將它們大聲宣告,因這些應許都帶著力量。

「你憑慈愛領了你所贖的百姓;你憑能力引他們到了你的聖所。」神滿有慈愛,所以不會對我們禱告充耳不聞,正如神之到以色列人在埃及的苦;神的大能將我們帶來教會,我們才能敬拜祂,正如神將以色列人領出埃及。但「神有慈愛卻不溺愛」,犯錯時仍有管教,「神有能力卻不暴力」,他也不強迫人信靠祂。

http://www.rainfultopchurch.org/2014-7-3-%E6%99%A8%E6%9B%B4%E4%BF%A1%E6%81%AF%E6%91%A9%E8%A5%BF%E4%B9%8B%E6%AD%8C/

 

真正的屬靈領袖必須具備領導的恩賜,但多數的牧者雖擁有一顆願意事奉的心,甚至擁有很多才能,卻獨獨缺少領袖的恩賜。─ 喬治‧包納。


【作者:劉茂約】小吳這幾年連續換了幾個服事教會,有些三年,有些長一些五年,總是不能持久下去,到了某一個時刻,與同工的關係就緊崩得很,然後就好像踩入地雷區,明明是小事一莊,竟然彼此的信任關係,一夕之間就引爆而不可收拾。真是鬱卒,午夜夢迴時心中的挫敗感很深,總是有一絲不想再幹下去的念頭。

事實上,成為教會領袖,若不是神清楚的呼召,深信是「順境神賜福事工,逆境時神賜福工人」,恐怕早就走不下去。微觀細究,仍可歸納出「教會領導」五條不可踩入的地雷線,彷彿一踩到,其領導生命即會瓦解。

一、只有「要求」,沒有「典範」

「領袖愈偉大,愈了解自己的卑微」,「要別人順服,自己需要更澈底順服」,林肯也說:「不能跟從就不能領導。」這些想法,都是聚焦在領袖的榜樣上。卓越的指揮官常不是說:你們衝阿!而是說:你們跟我來。

掃羅與大衛

在歌利亞挑釁以色列人的事件上(參撒母耳記上十七章),有「命令要求」的領袖是掃羅,而真正有「典範」的領袖是大衛。因此,可說從那事件以後便看出,上帝已將領袖職份交給大衛了。要別人順服,自己需要更徹底順服,「只有要求」就是第一條領袖的地雷線。

二、只有「職業」沒有「異象」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箴言廿九章18節)包納說﹕「對傳道人來說,重點不在有沒有十五年長期計劃,乃在有沒有從神而來的清楚異象。」異象是我們面對這巨變世界的唯一不變的主軸,這異象支持你的熱情,你火熱的擺上,是你一切服事的出發點及支柱,可以幫助你度過最艱難的時刻。

一九二三年,王明道先生經過十八個月安靜的鍛鍊後,因為持守主的異象,至終完成「屬靈鐵人」將近六十五年的事奉。狄守哲博士說:「當人們經歷異象、使命和價值的創造過程後,工作時就會有更深層的意義,不再是出於順從,而是出於積極的委身奉獻。因此,團隊會充滿熱情、精神、活力和興奮。」

然而,持守在傳統宗教桎梏中者,常有禮儀而無活力,有工作而無關係,有團隊卻沒有分享。

三、只有「夢想力」沒有「執行力」

這樣的領袖使「夢想」成為口號,異象成為自我安慰的糖衣,只有奔跑卻無定向。應該是,任誰都可以掌舵,但唯有領袖才會設定航線。

探險隊的下場

一九一一年時,有兩支探險隊要往南極,一支由阿曼森帶隊,他是挪威籍;一支由史考特帶隊,他是英籍,曾服務於英國海軍,而且有過南極探險經驗。阿曼森花了許多時間籌劃這次行程,包括大部份工作皆由狗來完成,每天只用六小時前進15至20哩,再者選定合適地點儲存大量補給品。史考特的作法則是以機器動力的雪橇及馬匹代替,旅程不過五天馬達就發不動了,在天寒地凍的天氣中,馬匹也維持不下去…。

他們的衣服設計也不夠暖和,以至每個人都長了凍瘡,每天早上得花費一小時才能將腫脹潰爛的腳塞進長筒靴中,最糟糕的是糧食飲水不足,幾乎每天挨餓,因為儲備站相距過遠,也沒有標示清楚,察其主因便是缺乏計畫。

他們以十個月走完八百哩艱辛旅程,這支精疲力竭的探險隊到達南極時,發現挪威國旗早於一個月前在那裡飄揚。回程更加悽慘,時間拉長,食物幾乎消耗殆盡,史考特卻堅持每人要帶三磅重地質學樣品回家…。

不久,一位隊員昏迷而死;另一位隊員歐底茲病得舉步維艱,他自覺造成團隊累贅,走入風雪中就不再回來。史考特與另兩位隊友,只好繼續前行,但沒走多遠就放棄了,這三人終於不支倒地而凍死該處。

只有航站,沒有清楚具體的航線,必然到不了終點。艾姆斯說:「所謂領袖即是看得比別人仔細,比別人遠,且比別人早一步先看到。」這話是真的。

四、只有「成就」沒有「成全」

成就是為自己,成全則是為別人;成就是短暫,而成全則是永恆。成全也有兩個向度,一個向上,對父神,一個向下,對跟隨者。對父神的部分是,祂對你的旨意完成了嗎?對跟隨者則是,他已能靠主獨當一面嗎?能繼承你的志願了嗎?

成全者,耶穌

「當人為自己完成大事時,他得到的是成就。當他帶出一群有力的人,和他一起完成大事時,他得到的是真正的成功。當他栽培一群領袖來完成他的志願時,他的一生就更有意義─即成全。」這是《領導乃是藝術》中的一句話。孫文先生去逝後,革命事業風起雲湧,前仆後繼多人跟隨,便是深得「成全」的精髓。

葛維達是一位世界級企業領袖,他曾任可口可樂公司主席兼執行長,他在任時令人驚奇的使整個公司資產,增值幅度高達3500%﹔更奇妙的是,他為了栽培接班人愛威特,竟用了十四年,以至一九九七年葛維達突然病逝時,根本不會影響公司運作,這就是「成全別人」的典範。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更是「成全」的圭臬,祂所帶領的人,起初可說是一批烏合之眾,然而曾幾何時,他們竟是翻轉羅馬帝國的精銳。

五、只有「得勝」沒有「妥協」

付上時間為代價

麥可喬丹曾說:「我賽球生涯曾有九千多次投籃未中,三百多場輸球,更有廿六次投出決定勝負的一球時卻沒有命中。」事後有位記者問喬丹,是否真又有那麼多失誤?喬丹說:「我哪記得?」有些人可能對這答案不以為然,然而,我們可看出喬丹的一個特點:他不會為他以往的失誤牽腸掛肚,對他而言,重要的是,他現在做什麼來領導球隊贏得勝利。

背水一戰、置於死地而後生,教會的需要真是多如雞毛,若不能聚焦,極容易分散我們有限的體力、能量,光以緊急的事代替了重要的事。保羅說:「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三章13-14節)

當我們依照異象定下清楚的目標時,就需要依賴主的大能大力,存耐心毅力,不達目標絕不終止。這並不意謂著固執己見、食古不化,乃是目標不變,方法卻可變。

牧者帶領時間久了不一定就有增長,但時間不久必定不會增長,真是美好註解。(作者為永和佳音堂牧師)

文章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https://www.ct.org.tw/1182009#ixzz4cPXvFge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7 年 03 月 26 日 by in 未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